网站首页>>资讯中心>>油气专业子网
减少特殊作业事故从大数据破题
来源:中国化工报 发布时间:2018-9-14 14:05:54

  “近年来,我国化工行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的发生率明显下降。但我们也注意到,因特殊作业引发的事故却频繁发生。2017年以来,全国发生的化工和危化品较大事故中,多数都与特殊作业有关。今年以来,浙江省虽未发生较大以上事故,但在上半年发生的3起事故中,有2起也与特殊作业有关。”9月10日,浙江省安监局危化处处长张晓冬在接受中国化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特殊作业环节事故高发,这一现象必须引起行业的高度重视。而浙江省危化品企业安全风险预防大数据平台数据库,为研究特殊作业安全事故发生的特点、规律及分析探寻应对策略,提供了很好的辅助。

 

  张晓冬所说的大数据平台,是由浙江省安监局于2017年8月启动的一个政府数字化转型示范项目。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浙江省1059家危化品生产企业、3759家带储存危化品经营单位均已实现与平台对接,该平台已成为浙江安监部门严密防控危化品行业风险的一个重要抓手。

 

  61.84次

 

  月均作业量远高于发达国家

 

  张晓冬为记者从平台调取了一组数据:2018年1~6月,浙江省1059家危化品生产企业的特殊作业总量达到406293次,每家企业的月平均作业量为61.84次。如果剔除春节放假部分企业停产、限产因素,实际月平均作业量还要更高一些。

 

  “我们将这组数据与发达国家危化品生产企业的抽样统计数据进行了对比,结果令人吃惊。发达国家危化品生产企业特殊作业月平均量一般控制在10次以内,也就是说,我们至少是他们的6倍。而从我国中西部省份的企业抽样调查发现,部分企业的特殊作业月平均量最高可达到300次。”张晓冬说。

 

  按照国家相关要求,企业在开展特殊作业前,必须对相关人员进行安全培训教育,以及安全检查、风险辨识、气体检测、系统隔离、清洗置换等一系列作业准备。

 

  “但是以目前如此之高的特殊作业频率来看,企业无论是人力资源还是物资配备,各要素保障都无法跟上要求,这也意味着制度执行打折扣的情况非常普遍。这是造成我国危化品领域特殊作业环节事故高发的主要原因。”张晓冬说。

 

  46.7%

 

  特殊作业中动火作业最多

 

  平台数据显示,目前各企业执行的特殊作业中,动火作业约占46.7%、高处作业占22.2%、临时用电作业占19.7%、受限空间作业占5.7%、吊装作业占2.9%、盲板抽堵作业占1.6%、动土作业占0.9%、断路作业占0.3%.

 

  “从化工企业的事故统计情况来看,因动火作业引发事故的概率是最高的。此外,储罐等一些化工装置的动火,往往伴随着登高和临时用电等其他特殊作业,这种情况下,事故风险也会剧增。动火作业、高处作业、临时用电作业等叠加的环节,是生产安全事故的高危地带。”张晓冬说。

 

  张晓冬表示,一般情况下,动火作业的死亡率在十万分之一左右,而在生产运行状态下的易燃易爆生产装置、输送管道、储罐、容器等部位上进行的动火作业的死亡率则高达万分之三。因此,降低特殊作业安全事故发生率,重点要加强对动火作业,尤其是多种特殊作业叠加的作业活动的规范化管理。

 

  76%

 

  各类整治增加特殊作业量

 

  张晓冬告诉记者,从统计情况来看,企业实施特殊作业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工艺设计有缺陷,约占5%;二是设备设施有缺陷,约占7%;三是正常检维修,约占10%;其他情况约占2%.值得注意的是,还有76%的特殊作业,都是由于行业领域内开展的各类产业提升、环境整治、安全整治等活动引发的。

 

  张晓冬表示,工艺和设备的缺陷,主要是企业在设计和设备选型阶段,过分强调低成本投入和缩短建设周期造成的。而运行阶段频繁的特殊作业,反映出的是局部系统或设备设施的失效。因此,巨大的特殊作业总量背后,隐藏的不仅仅是企业所要面临的风险代价,同时也暗示了企业因为重复失效而不堪负重的经济代价。

 

  此外,张晓冬也表示,近两年来,危化品领域的环保风暴显著增加了危化品企业的特殊作业总量。如不少加油站反映,加油站双层罐改造行动的任务范围广、时间紧、任务重,现在施工队伍都很难找到,更难保证施工质量了。中石化、中石油在浙江加油站数量众多,今年因双层罐改造中施工管理不严,各发生1起亡人事故,这在浙江历史上是极为少见的。此外,安监部门的隐患整治行动、质检部门的高频率检验等,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危化品企业的特殊作业总量。

 

  浙江安监部门对症下药

 

  “在大数据的分析帮助下,控制设备失效率渐渐成为企业提高设计可靠性的一个重要考量指标,解决了传统设计与实际运行脱节的普遍问题。设计是安全的灵魂,选型是质量的保证。大数据让理念变得不再模糊,本质安全思想正悄然改变着企业的管理方式。”张晓冬说。

 

  同样,浙江省安监部门也在大数据的帮助下采取了一些有针对性的监管措施,取得了良好效果。据张晓冬介绍,宁波石化经济技术开发区安监局引进第三方机构,对园区内企业的动火作业进行全过程监督,确保企业按照标准进行规范化操作,杜绝事故隐患。衢州市支持巨化集团推行检修环节的社会化服务,为周边危化品生产企业提供高水准的检修服务,弥补了中小企业检修力量的不足,并降低了事故的发生率。

 

  “目前,上述做法已在绍兴、嘉兴等化工生产集聚区广泛推广。下一步,浙江还将出台一些有针对性的举措,进一步提高动火作业的计划性,压缩动火作业数量。”张晓冬说。

 

  而对于行业目前正在进行的各种整治,“不可否认,高强度的行业整治行动,客观上大幅增加了企业的特殊作业量,由此导致生产安全事故的例子不在少数,这显然有悖于整治的初衷。行业的各种专项整治,主要是针对企业历史欠账太多而采取的补短板措施,无论是重要性和必要性都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如果我们在出台政策前,利用大数据对行业实际情况多一分深入了解,多一些调研论证,有计划、分步骤地去实施,给基层管理部门和企业一个缓冲的期限,效果可能会更好。”张晓冬表示,值得欣喜的是,国家有关部门已经认识到这一问题。日前,生态环境部已明确提出严禁“一刀切”。相信只要企业与政府共同努力,危化品企业特殊作业事故频发的现状一定能够得到有效改善。

    对不起,没有相关记录!